不得不咕咕咕的星陌

三千醉,一日梦,华笙不复金樽寒

雨季,民国风邦良(不知道有没有崩)

雨季(民国邦良)30粉了超开心的文,珍稀每一个能喜欢我的人

如果有人想看的话还有后续(打鬼子去!昨天日本投降73周年啦)

民国八年,刘邦第一次见到张良......

烟青色的小巷里长衫的书生打着伞,怀里抱着几卷书画,伞下却突然挤入一个身影。“抱歉了,小先生可否借我撑下伞?我要去前面的军校”身穿学生制服的男孩笑的痞气,身量已经初成,眉宇间却还残留着几分少年的柔软。

“可以,”张良垂下眼,侧身往伞边靠了靠,以留给男孩更大的空间。“先生真是个好人,我替先生撑伞吧”刘邦不容分说的拿过伞柄,不经意间触碰到张良微凉的指尖“先生穿的太过单薄了,要小心风寒。”

“我天生体质寒凉”张良偏过头去,金丝眼镜后琥铂色的眼睛微微眯了眯,柔软的奶白色发丝搽过刘邦的脸颊,带来毛绒绒的触感。猛地,刘邦觉得自己的心跳漏了一拍“先生长得真好看”嘴巴快过大脑的吐出心声。张良听到这话微微一愣,与刘邦目光的交错间,脸颊微微泛红。他伸手探了探雨势,然后转身跑向不远处的书馆“这伞,便予你了”......

民国十年,刘邦第二次见到张良......

鸦青色的伞面没有任何装饰,只在边缘小小的秀了个良字,刘邦抚摸着伞柄,柚木入手仍有几分暖意。自那次伞下一面之后,他便日日从那条街道走过,只是在没遇见过他,连他那日走入的书馆都说不曾请过那样的先生。有时候他会不经疑心自己遇到的不是人,而且只美貌的雨妖。

“刘公子怎么在发呆?”歌姬调笑的声音从耳旁传来让刘邦本能的一皱眉,今天是他封少尉的礼宴,为着父亲的面子,军中政界的大佬来了大半,可他却了无兴致。“不过都是些贪图安逸的家伙罢了,又有哪个敢上阵杀敌!”刘邦默默想着,伸手挥开歌姬手里捧着的酒杯,抬头看向画舫外,一抹细瘦的声音猛然闯入他的眼中“是他!”刘邦心中一跳。

画舫渐渐靠岸,刘邦抬手接过随从递上的大衣就往岸上踏

“小先生!”张良听到身后的喊声一回头,正撞入刘邦含笑的双眸。“上次一别还不曾问过先生名字”

张良轻轻叹了一口气“张良......”话音刚落身边就猛地炸开一阵枪声。张良还未反应过来就被刘邦一把摁到怀里,一颗子弹呼啸着从耳边飞过。刘邦快速的拔出枪冲前方连开。张良只感到耳畔一阵轰鸣,混沌的大脑已经失去了思考能力,鼻端只有他身上淡淡的烟草味。

“没事了”刘邦伸手将大衣披到张良的身上,语气平静的仿佛不曾开过枪“记住了,我叫刘季”

“刚刚那人........”

“冲我来的......”刘邦冲张良挑挑眉“我也算救了先生一命,先生是否要给我歇回报?”

张良低下头迟疑了一下“刘公子想要如何”

“我明日自愿申请出征,只是还缺少一位副官,不知先生可愿意?”刘邦替张良又拢了拢大衣“还有,先生长我几岁直接唤我阿季便好。”

 


评论(4)
热度(26)

© 不得不咕咕咕的星陌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