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得不咕咕咕的星陌

三千醉,一日梦,华笙不复金樽寒

红尘意上(邦良的中秋贺文,对不起我咕咕咕了)

很抱歉现在才写完大半,还差一点明天出来,不知道好不好吃,希望你们评论呀(写的不好请尽情喷我,我会很感激,【鞠躬】)

是糖!糖!

推荐红尘这首歌,很符合了

红尘意

      细雨将青石板润成了一片浑浊的黑色,残败的蔷薇落在地上,艳丽的粉紫转眼就被鞋底碾成一团浮末。街上的行人眉目间大都带着几分愁绪。白发的青年抱着书册在其中缓缓穿行,明明是初次来到这里,这座城池却无端带给他一种熟悉感,似乎早已走过了千百遍。

  “长安城”他轻轻念了一句,短短的三个字却猛地在脑海中炸出一大团碎片来。

  ...

傻fufu的西汉组(华农兄弟体+弹幕体)

  一个沙雕东西,安利一下华农兄弟,视频很有趣的哦

    韩信(摆正摄像头,一脸开心的挥手):大家好呀!我们是西汉兄弟,我是韩信哦,这个是张良

   (摄像头转向张良,张良费力的抱着怀里紫毛的小动物,腾出一只手挥了挥)

     韩信:现在我们兄弟打算一起搞养殖,就是这个东西哦

    (张良把手里的一只老鼠模样的东西举起来)

----------弹幕--------

竹鼠承包者:前排承包一切!

收下...

魔女集会1(邦良)一千零一夜X圣殿骑士,会甜甜的

    如果只能看着你老去,还不如放弃这缥缈的永生......


    位于沙漠边陲的小镇,向来充斥着混乱,从世界各地奔赴而来的淘金者,奇形怪状的妖精,负罪累累的死刑犯,以及......魔种。


     这不是张良第一次踏入这里,沙漠的烟尘与骆驼身上的毛发气味混杂在空气中呛的他直咳嗽。他忍耐了许久还是为自己鼻子前端加上了一层薄薄的水幕......


   “尊敬的先生,我这有个顶顶好的货物您要不要看看。”矮小丑陋的地精献...

我这个沙雕选手又来了眨眼比心,这套图来源于一部拿狗替身狐狸的电视剧(改图快乐!我不会画画,博诸位一笑)

 @今天的瘦也没有更文 

峡谷舞台剧-睡美人(主信白,有邦良)【本次有狐狸出没】

前文链接

http://worenzhenqilaichaoxiongde.lofter.com/post/1f442176_ef51ee3a

旁白-李元芳,

道具师-狄仁杰

吃瓜群众-老夫子,姜子牙等

国王-刘邦,

皇后-张良,

女巫-芈月,

小公主-李白,

勇士一号-程咬金,

王子-韩信

【大幕拉开,狄仁杰上台搬运花草】

元芳旁白:不久,王宫的四周长出了一道蒺藜组成的大篱笆,年复一年,它们越长越高,越长越茂密,最后竟将整座宫殿遮得严严实实,甚至连屋顶和烟囱也看不见了。于是,关于这个王国流传开了这样一个传说,一个漂亮的正在睡觉的公主的传说。

【切换场景】

吃瓜群众...

峡谷舞台剧-睡美人(主信白,有邦良避雷注意)

峡谷舞台剧——睡美人(主信白)

旁白-李元芳,

道具师-狄仁杰

河神-东皇太一

国王-刘邦,

皇后-张良,

一众仙女(男)-诸葛亮,庄周,安琪拉,王昭君,女巫-芈月,

小公主-李白,

勇士一号-程咬金,

王子-韩信

【大幕拉开,张良王后缓缓走出来】

元芳旁白:从前,有个国王和王后一直没有孩子,他们为此非常伤心苦恼......有一天,皇后正在河边散步,河神把头浮出水面对她说......

东皇太一(冒出水面):美丽的皇后啊!你掉的是这把金斧头还是银斧头呢?

张良:???

【元芳把东皇太一强行摁回水里,兄弟,剧本错了!】

东皇太一(再次冒头):美丽的皇后啊,你很快就会有...

无聊做的沙雕图,(画的很丑很丑我知道,)不知道之前有没有人做过,有的话,和我说一声我就删了

东皇太一的七夕节!(上)算七夕的贺文了

本来写肉,可是卡文了,我终于在东皇坑交党费了!

“今天是七夕哦陛下!”早晨东皇刚刚睡眼朦胧的从床上起来,就被两条烛龙告知了这个好消息

“七夕......是什么”东皇皱了皱眉,为人时的记忆已经因为太过遥远而成为了一团混乱,只剩下模糊的灯光与涌动的人潮。

“陛下一看就是单身龙”左边的烛龙扭扭身体递给东皇一个白眼“七夕就是情侣们互赠礼物,秀恩爱祈求百年好合的日子。”

“呵,吾单身难道你们就不是了?”东皇一边整理头上的冠冕一边凶狠的瞪了左一眼“我们才不是,我和小右在一起了!”左边烛龙蹭到右边烛龙的身边和他顶了顶头“现在龙宫就陛下一条单身龙了!”

——————

就陛下一条单身龙了.........

雨季,民国风邦良(不知道有没有崩)

雨季(民国邦良)30粉了超开心的文,珍稀每一个能喜欢我的人

如果有人想看的话还有后续(打鬼子去!昨天日本投降73周年啦)

民国八年,刘邦第一次见到张良......

烟青色的小巷里长衫的书生打着伞,怀里抱着几卷书画,伞下却突然挤入一个身影。“抱歉了,小先生可否借我撑下伞?我要去前面的军校”身穿学生制服的男孩笑的痞气,身量已经初成,眉宇间却还残留着几分少年的柔软。

“可以,”张良垂下眼,侧身往伞边靠了靠,以留给男孩更大的空间。“先生真是个好人,我替先生撑伞吧”刘邦不容分说的拿过伞柄,不经意间触碰到张良微凉的指尖“先生穿的太过单薄了,要小心风寒。”

“我天生体质寒凉”张良偏过头去,金丝眼镜...

第一帖,我这个可怕的邪教

成吉思汗X东皇也是很萌的!

毛绒绒的硬汉大叔对水蛇腰的腹黑不能更可爱了

还有狼,可以好多PLAY啊

阴阳人入侵草原最后被草原王打退,首领被俘虏又是一出好戏啊。

期待此坑有人入!

© 不得不咕咕咕的星陌 | Powered by LOFTER